萧萧落叶,漏雨苍苔

萧萧落叶,漏雨苍苔

——李煜的生命感受与《虞美女》

虞美丽的女子 春花秋月哪一天了(来自百度完善)

以人生绝笔而成千古绝唱的,当数李煜的《虞美人》。多少次读那首词,涌上心头的不是惨痛、哀苦,而是悲慨。司空图说:“萧萧落叶,漏雨苍苔。”落叶萧萧而无言,苍苔漏雨而郁郁,时光流逝,苍凉凝结,最是悲慨。那是《二十四诗品》中最致命的品尝。明代诗评家杨廷芝在《诗品浅解》中,把“悲慨”解释为“悲痛慨叹”。作为一种法学风格,悲慨与人生、政治密切相关,表现为喜剧意识和失路之悲。

李煜是人才,他工诗词、精书画、明白音律,一心向往归隐生活,本该拥有充满诗意的人生。但命局弄人,偏偏是她登上了帝位,成为南唐的先前时期太岁,人生不可幸免地走向正剧。喜剧命局生成了悲剧心绪、悲剧意识,升华出扣人心弦的悲剧文章。

李煜与皇位有着微妙的关系。从兄弟排序看,他不可能做国君,他有八个四哥,是李璟的第六子。从原始才华看,也与国君没什么关联,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书法家。但她的小弟除大哥弘冀外,全都早夭;他又颇有国王之相,史载李煜阔额丰颊骈齿,一目重瞳子。因为那,招来弘冀的疑惑。弘冀为人刚毅果断,权力欲极强。李煜被立为太子从前,弘冀正和大爷景遂争夺皇位,后来弘冀毒杀了岳丈,但是自己也没能登上皇位。景遂死后没多少个月,弘冀也死去了,李煜顺其自然地改成皇位继承人。李煜最初并不想做天子,而是想做一名隐士。所以合理上,为避弘冀,“惟覃思经籍,不问政事”。而主观上,由于性格微风采使然,他也更欣赏清静无为的山惠农活。但历史如故把她推上了帝位,他再也不可能享受自然的和谐与稳定,喜剧拉开了开首。

961年九月,李煜在宛城登基即位,成为快要灭亡的南唐国的圣上。此时的南唐已经对宋称臣,是宋的藩属。他给赵玄郎上表,主动削去唐号,称江南国主,只想苟安于江南一隅,保住祖宗传下的基本。同时醉心于历史学与方法的世界,追求自然的人生。一个超脱尘俗的文化人无法挽救早已破败的国家,苟延残喘了十四年,975年7月,宋兵南下攻破咸阳,李煜肉袒出降,被俘到大梁,封违命侯。南唐竣事了,李煜的天王生活也终结了。从此后,他只是一个失去了身体自由的囚徒。

纵观历史,李煜并不是唯一的一个亡国之君,但她一定是超常规的。他不是越王,所以没有卧薪尝胆的心胸;他也不是汉怀帝,所以不可以麻痹地享乐。面对人生困境,他脆弱、无奈,又力不从心忘怀故国,哀婉的心绪寄于词章,终于以此招来祸端,978年中秋节,李煜因《虞漂亮的女生》被赵光义赐牵机药而亡。

李煜的喜剧是一时的悲剧,他活着在动乱的五代十国时期,南唐政权又是危急。李煜的喜剧也是人性的喜剧,他的后天异禀决定了她不能变为尽职的天子。亡国的预见使他担忧,但她的忧虑是文人式的,他在心中承受巨大的下压力,用文字感伤地惊讶。他的敌手赵玄郎已虎视眈眈地说:“卧榻之侧,岂容旁人酣睡!”而李煜仍是每年进贡,委曲求全,全无一点方式。不仅如此,还错杀大臣、将领,增加速度了南唐的灭亡。李煜不是革命家,他从不革命家的心力,所以毫无疑问要被及时的政治条件屏弃。南唐灭亡是李煜一生的分界线:往日他是极尽奢华的君王,此后他是错过自由的囚犯。“身为国主,繁华到了终点;而身经亡国,繁华消歇,不堪回首,难受也到了顶点。正因为他一人通过那种极端的悲乐,遂使他在文艺上的收成,也充足荣幸而巨大。在欢悦的词里,我们看见一朵朵绝色之花;在痛楚的词里,大家看见一缕缕的血迹泪痕。”(唐圭璋)富贵冷灰,经历过繁华的李煜对消极有更深层的体验,伴随着丧气的体会更明亮生命的真理,孤独感、无常感、幻灭感完完全全地覆盖了那位亡国之君。在她前期的词作中,我们简单看出他对友好性命历程的自省:他痛悼国家破亡,他负罪咸阳布衣,他悔恨枉杀大臣。当然他的反思也仍旧文人式的,痛悔交加悲苦优伤全被她写进词里,通过词来表明对故国的回忆、对切实的慨叹以及对团结曾经的当作与不作为的忏悔。李煜中期的著述凄凉悲壮,意境长远,正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句始工”。

《虞美丽的女人》正是那种亡国之悲的代表作。“春花秋月哪一天了,往事知多少!”春秋交替,花开花落,月圆月缺,自然就是那般作永不停息的循环,可协调的人生还足以重新来过呢?亡国的李煜追思往昔,心中泛起的是应有尽有惊讶吧。一个至情至性的君主,一个至微至陋的阶下囚,惊叹里有痛楚、有愤慨,也有忏悔。“小楼昨夜又北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身在牢狱,春风撩人,明月照人,心境又一回回到故国,不堪回首,又岂能不回想?故国现在是何等体统呢?“雕梁画栋应犹在,只是朱颜改。”琼楼玉宇金玉质的宫室应该一如往昔,只是曾经的姿容早已不在。人去楼空,痛苦无言,沉重无限。凭栏独立的落寞君主啊,你该有微微忧愁呢?“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南流。”冰雪消融的时候,江水也有春的雅观,汩汩滔滔向西流去。可是,在悲哀人的眼里,那长流不断的绿水就是无穷的忧愁啊。

《虞漂亮的女子》成为传诵千古的墨宝不是偶然的。读《虞美丽的女生》,能一目明白感受到李煜哀伤入骨。此时的李煜早已尝尽了罪犯的伤痛,更忍受着无尽的失国之悲。它吐露了一代亡国之君的万千愁绪,不由人不心生伤感。但强劲感染力不仅在此,还在更深的范围上。

明月无殊,而国家易主。《虞美观的女生》相比较今昔,写的是李煜对时空限制生命存在的相对性的认识:欢娱昙花一现,故国万里相隔。中国太古随想常以落花惊讶时光、以乡思表现阻隔,伤春悲秋、思乡怀远成为文人常用的大旨。李煜及其《虞美丽的女子》继承了这一价值观,从个人生命的局限感受时空的赫赫,个人的噩运上涨为人生、生命的伤心,具有广泛的包容性。《虞赏心悦目的女生》吟咏春花秋月,写的是李煜对团结相应担当起而未能顶住起权利最终造成灭国的悲伤,那种难熬正展现了“一种人生的焦虑”。李煜泛化了我的切肤之子宫内膜炎历,以失路之悲体验与审美丽的女孩子生。“故国”不仅有实指的意思,更是一种饱满归宿,给予李煜依赖和抚慰。生命若不可以再次来到这一归宿地,便沦为深深的孤独感和漂泊感之中。那使大家认识到:人们的愿望如若受到外部规范的限量而无法兑现,就会发出悲哀忧愤,喜剧意识因而发出。从那一个角度讲,《虞美丽的女孩子》具有深厚的哲理性。李煜“以一己回首故国之悲,写出了千古人世的风云万变之痛”,“把全天下人都‘一网打尽’。”(叶嘉莹)

因为李煜是失国的天王,更是面临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和感染的学子。“中华民族有着深厚的野史意识,其忧患意识源远流长。它从古到今纷来沓至,并逐年积累到中华民族心思的深层,衍生和变化为明清知识的一种普遍品格,成为华夏全民,越发是中间文化阶层的一种可以作风。”而“忧患也反复暴发于国势衰微,惠农涂炭的多事之秋。”(许凌云语)所以,固然李煜不是南唐天子,作为南唐的文人,也会因国家的弱化、社会的萎缩暴发忧虑和难受。亡国之悲也许只是一个外在的发表,其感伤的来源于仍然神州太古文人的忧虑品格。

《虞美女》是一首悲恨激楚的歌。“强风卷水、林木为摧”,在被一种无法抵制的力量拉动毁灭时,李煜洞见了性命的风云万变,举行了清醒而浓密的自我批评,他感怀美好的长逝,以协调的章程抗争厄运,直至最后。在沦为之中,超过一己的痛楚,彰显悲观厌世的胸怀,以一己之哀包容了人类拥有的伤感,《人间词话》说:“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词至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李煜的词不是普照万物的阳光,而是从惨痛的绝境里突显出来的日月,照亮了好多孤独者的灵魂,抒写了好多悲伤者的金玉良言。

正史是会心情舒畅的。多年之后,赵九重的后代宋徽宗,也是以一阕《燕山亭》了结了一个朝代。但是,他的《燕山亭》却远不可以与李煜的《虞美丽的女生》相比,究其原因,恐怕还在于《燕山亭》只写了一己之悲,不可以唤起大千世界的显然共鸣吧。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