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那点事情专题征文I 当年一旦我不走

上班那点事情专题征文I 当年一旦我不走

政治工作 1

在上世纪的90年份,一个地级市的医药集团正好整合成为医药公司。我当做公司的一个会计专业的结业生,算是个姿色,得到了老将的青睐。在基层单位操练了几年,被提拔成公司财务处的副镇长。

不行时候自己还不到30岁,年轻气盛,恃才傲物,遇事不会不为人知思考,做出了不少令自己后悔的事。

随即的新特药集团是公司属下集团里效益相比好的单位,我调到公司公司财务处以前就在新特药财务科工作了某些年。有段时日他俩的财务总经理岗位空缺,我调过去的话属于平行调动,因为过去的情愫,当原来的小将跟自己说愿意自己能再次回到的时候,我是一口允诺了。(注意:此处就是在挑选的时候,心思打败了理智。)

做一个商家的财务老总即使和集团财务处副村长是同级,实质工作内容是完全分歧的,首先各个关系的处理就很复杂。从前主要面对的是税务财政上级财务和各下属企业财务负责人,当财务老董后主要面对的是公司COO和其余管事人及全集团职工,当时铺面有一百多号人。而自我尽管有工作力量,不过在社会上混的岁月或者太短,对于人情世故,依旧显得过于单纯。

记念公司有位书记(那时的国营公司都有一个掌舵的党委书记),在我看来就是光吃饭不干活。说是做员工的构思政治工作,其实精力都用在如何拍总首席营业官的马屁上。寻常事情不管,不过公司广告那块,他拿出大权。我在财务经理的职位,对广告费的支付很灵活,发现中间就好像有猫腻,付款时当然会有所阻拦。

自己挡了他的财路,他本来会很恼火。不过他外表不说,暗地里努力。后来有人告诉自己说,他跟总老董告状,说我拿着鸡毛当令箭。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是深入地体味到了。小人假设想给你下个绊子,大致很难不倒。当初对本人工作很援救的经理态度日益有所改变,然而自己还没觉察,望着我们表面的谦逊,根本没察觉到风险在哪儿。

本人依然地认真工作,明知道会触犯人,可是本人认为那是自己的天职,在其位谋其政,该认真的作业并非敷衍。

有一天公司的大兵找我说话,说:“你看,你是学会计的专业人才,现在买卖会计干了如此多年了,还没干过工业会计呢。现在药厂缺个财务副厂长,集团负责人们商量一下,觉得你去比较恰当。你年轻能干,又专业对口,还能对你的业务知识有擢升。你看如何?”

啊哎,我当即就没学会说一句话:“让自己考虑一下。”而是立刻就表态同意企业陈设!(注意:血的训诫,选拔的时候肯定要有个停的动作。)

回到家和家里人一说,家里人帮自己分析情况:“药厂离家那么远,你孩子又小,怎么能去吧?为何要调你啊?肯定是你们总老板对你工作不如意了,那是明知故犯收拾你的。”

自己愣住了,觉得家里人分析得很对。心里已经忘记怎么自己立时就应允了,其实那时自己是言听计从去药厂可以学习到越来越多东西的。可是一想到这么被人揣度,依然很恼火的。第二天,我去和公司总老董说我不去,坚决不去。

那样一来,我又把公司主管得罪了。在他看来,我是失信了。想想,公司的大王都被我得罪了,我在此地仍是可以有啥大提升呢?

没过多久,日内瓦的心上人劝我去她那里,我就孔雀西北飞了。后来几经折腾,仍旧舍不得孩子和家庭,回到了本来的城市。近来,我和二嫂开着衣物集团,在做着团结的职业。

前段时间遇见一个同班,说原来的公司COO最近是她的上级。某日说起医药商店,我同学说了大家的关系。那CEO哈哈大笑,说:“她呀,当年只要听自己的,现在该是千万富翁,哪儿用去卖衣裳。”

同桌告知自己说,药厂后来改制了,又被上市集团兼并了,厂里的厂长副厂长都是股东,拿着高额年薪和分配。她问我:“听那你后悔了吧?”

“呃,那是我从没发家的命啊,有哪些好后悔的?”我嘴如故挺硬,然则思想,当年若是本身不走,我能直接在这药厂好好呆着吧?

政治工作,固然如此说只要历史重演,我也许依旧会做出当时的挑选,不过毫无疑问要牢记,吃一堑得长一智,在大家对将来做首要抉择的时候,记得说一句:“让我考虑一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