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生活《道德经》杂谈:守柔含诟

政治生活《道德经》杂谈:守柔含诟

政治生活 1

爸爸悟道图

   
天下无柔弱于道,而攻坚强者莫的力所能及大,以该无以易之。弱的大胜,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为哲人云:受国之耻,是名叫社稷主;受国不祥,是啊天下王。正言若反。(《道德经
七十八段》)

海内外无柔弱于次,但是攻打坚强的物,没有于水又厉害的,因此次是无法为代表的。弱胜了高,柔胜过刚,天下没有人不懂得,但从来不丁能够实践。所以圣人说:承担国家的侮辱,才得说凡是国之帝王,承受国家的不幸,才堪说凡是中外之国王。我说的凡尊重的谈话,但任起,好像是反话。

父亲告诫统治者,治国之顶好方法就是是任为,怎样做到无为?一凡守柔,二是含诟。

申对万东西不过问,任其自我荣枯,圣人效仿道,任国民自我作为,自我提高。如果无国民自为,就无可知使用刚愈之章程,你如恰巧愈,常下命令,百姓觉得束手束脚,干脆我什么都非思量,全听你的。这样的话,就达成不顶无国民自为的职能。

在生活中我们可窥见一个诙谐的场景,父母对儿女越来越强势,子女越来越懦弱,越欠独立性,道理就当此地,父母更强势,子女越来越不敢做主,久而久之,就养成了逆来顺受的人性。这是一边。另一方面,压迫太要命,也说不定形成反的性情。

从今历史更上看,统治者希望人民逆来顺受,完全恪守于天皇,统治者即可一统江山万万年,可以生享不尽的宽。但真相的进步并无像皇帝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样做往往造成有限只结果,一凡是老百姓形成了薄弱的人性,这样的话,国家疲弱打不赢外族,消弥不了外患;二凡是全员忍无可忍,揭竿而起。两种结果,都是上承受无打底。

阿爸就感叹,“天下莫不知,莫能行。”为什么道理如此浅显,而无上实行呢?因为上的益处和人民的益处连无完全一致。比如,战争起起了,如果失败,统治者一无所有,而萌不过换个至尊而已。因此,统治者千方百计将百姓保起来。在好战火纷飞的夏、战国时代,各国诸侯更加不敢放手。老子的高论,也只能约之高阁。

于一个国领导人以来,他要为大局来拘禁题目,没有丁愿意承担的事外要负责,没有人甘愿承受之天灾人祸他得承受。道理非常简单,领导者政治生活把责任和厄担当起来了,他的部下和人民才可能放下包袱,轻装前进。如果国家生矣屈辱和厄没有丁乐意承担责任,大家还在怀疑,为了揪出一个元凶祸首大家还当为此放大镜检视对方,为了自保人人用面具把温馨包裹起来,避免成为替罪羊。这样的话很可能引致分裂,国家之光阴虽无太理想。

然而在现实的政生活遭,又闹几乎独政治领导人敢如此做?尤其中国的政治知识,领导人能神武,永远不可能出错,有啊辱和灾难一定要是摸索个替罪羊,以免自己遗弃面子。

爸笔下之头目,柔弱只是表象,他实在是一个大仁大爱大智大勇,心胸宽广,毫不把民用利害得失放在心上的高人。

比斯文、道简单寒对皇帝的只求,我们发现两头有巨大的相似性,当然差距吗非常的显著,儒家是撸起袖子带头干,道家是摇摇鹅毛扇看人家干。为什么起这么的别,说话的目标不同。道家的说对象是帝王将相,儒家之说对象是管理干部,如此而已。

欢迎关注并载系列文章《道德经》杂谈:https://www.jianshu.com/nb/14518158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