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我们仨》政治生活

读《我们仨》政治生活

     
初次接触杨季康先生,是在她为《围城》写的跋文里,她用平淡而美观的格调讲述钱仰先的一桩桩趣事,连钱仰先也认为是‚文笔之佳,不待言也《记钱槐聚与<围城>附识》,钱仰先随笔集《人生边上的边沿》)更认为那是个聪明而又利落的女人,而后来果真见识了他的灵性,长篇小说《洗澡》,随笔集《干校六记》,翻译名著《堂吉诃德》等更让他从钱仰先的光环里走了出来,和她的老公一样高,可是‚人间也平素不永恒,大家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方可安顿的栖居,但老病相催,大家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过逝,一九九八年年末,钟书过逝。大家仨就再度失散,就这么失散了……现在,只剩余了我一个人,‛于是就有了那本书,书名就叫做《大家仨》。

     
在战乱的日子,在文革中,他们一块度过的风风雨雨,讲明了那些知识份子家庭中每一个人的情操,他们对文化的不辞费劲,对生活的喜爱,他们宁做可爱的人,而不做无聊的神,更加是钱哲良先生,一生看轻名利,不为名利所累,诚挚待人做事,一位可以专家的品德在那一个不难的生存记述中出乎意料明朗,同时也真正动人起来。

     
前些日子在网上,读到一些人的文字,骂钱先生生平不理政事,只顾埋头作学问;更有人骂《围城》的撰稿人笔调立意过于高贵,脱离当时的地形,因此推导出小编肯定是无论国家存亡,众生疾苦的人。其实在我看来,人生于世,各有其道,有人热心于政治生活,有人醉心于名利道场,有人却只愿钻研学问,快意,建树在次,兴趣第一。那都无可厚非。关键是无碍于别人,有益于社会。大不必你以为自己喜爱吃米饭,就觉着天下人都得吃白米饭,你觉得那条道能救国,那拥有的人都得追着您的想法走。中国有完全为国的革命家,也得有一心为知识的钱槐聚和杨季康先生一类人。这样的社会风气才是多彩的,才是现实性而不可怕的。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