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政治生活小说:守柔含诟

《道德经》政治生活小说:守柔含诟

政治生活 1

老子悟道图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哲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正言若反。(《道德经
七十八章》)

天下莫柔弱于水,但是攻打坚强的事物,没有比水更决心的,因而水是力不从心被取代的。弱胜过强,柔胜过刚,天下没有人不清楚,但绝非人可以推行。所以圣人说:承担国家的羞辱,才得以说是国家的圣上,承受国家的劫难,才方可说是大地的国君。我说的是正经的议论,但听起来,好像是反话。

老子告诫统治者,治国的最好措施就是无为,怎么着做到无为?一是守柔,二是含诟。

道对万物不干涉,任其自我荣枯,圣人效仿道,任百姓自我作为,自我进步。倘诺任国民自为,就不可以运用刚强的措施,你只要刚强,常下命令,百姓觉得束手束脚,干脆我什么都不想,全听你的。那样的话,就达不到任百姓自为的功效。

在生活中大家得以窥见一个诙谐的情形,父母对子女越强势,子女越懦弱,越缺少独立性,道理就在那里,父母越强势,子女越不敢做主,久而久之,就养成了逆来顺受的脾气。这是一派。另一方面,压迫太甚,也说不定形成叛逆的性格。

从历史经验上看,统治者希望百姓逆来顺受,完全听从于统治者,统治者就可以一统江山万万年,可以有享不尽的丰厚。但实际的升高并不像统治者想象的那么简单,那样做往往导致四个结果,一是公民形成了脆弱的性格,那样的话,国家疲弱打不赢外族,消弥不了外患;二是老百姓再也忍受不下去,揭竿而起。二种结果,都是统治者承受不起的。

老子曾经惊叹,“天下莫不知,莫能行。”为何道理如此浅显,而从未皇上举行呢?因为统治者的裨益与人民的裨益并不完全一致。比如,战争打起来了,即使退步,统治者家徒壁立,而平民但是换个皇上而已。由此,统治者心劳计绌把全民管教起来。在相当战火纷飞的春秋、东周时代,各国诸侯越发不敢甩手。老子的高论,也只能束之高阁。

对此一个国家领导人来说,他必须以大局来看难点,没有人乐于承受的职分他必须负责,没有人甘愿承受的患难他必须承受。道理很简单,领导者把权利和魔难担当起来了,他的部下和平民才可能放下包袱,轻装前进。假使国家有了耻辱和磨难没有人甘愿承担权利,大家都在思疑,为了揪出一个主犯祸首大家都在用放大镜检视对方,为了自保人人用面具把温馨包装起来,防止成为替罪羊。那样的话很可能导致不一致,国家的光景就不太优异。

但在现实的政治生活中,又有多少个政治领导人敢那样做?越发中国的政治文化,领导人英明神武,永远不容许出错,有啥耻辱和灾害一定要找个替罪羊,避防自己丢面子。

老子笔下的头目,柔弱只是表象,他实在是一个大仁大爱文武兼济,心胸宽广,毫不把民用利害得失放在心上的圣贤。

正如儒、道两家对统治者的企盼,我们发现双方有巨大的相似性,当然差别也极度的明显,法家是撸起袖子带头干,道家是摇摇鹅毛扇看外人干。为啥有那样的异样,说话的靶子分化。道家的言语对象是君主将相,道家的言语对象是管制干部,如此而已。

欢迎关怀连载体系小说《道德经》小说:https://www.jianshu.com/nb/14518158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