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政治生活》第壹章

《道德经政治生活》第壹章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门。

译文

  “道”若是得以用言语来表述,那它就是常“道”(“道”是可以用讲话来抒发的,它并非一般的“道”);“名”假若可以用文辞去命名,这它就是常“名”(“名”也是足以作证的,它不用普通的“名”)。“无”可以用来表明天地浑沌未开之际的场景;而“有”,则是宇宙万物爆发之本原的命名。由此,要常从“无”中去观看了然“道”的微妙;要常从“有”中去考察体会“道”的头脑。无与有那两者,来源相同而名称相异,都得以称为玄妙、深切。它不是一般的奥妙、深奥,而是玄妙又神秘兮兮、深入又引人深思,是大自然天地万物之微妙的总门(从“盛名”的神秘到达无形的神秘,“道”是侦破一切奥妙变化的途径)。

注释

①第1个“道”是名词,指的是大自然的本原和真相,引申为原理、原则、真理、规律等。第②个“道”是动词。指演讲、表述的意味,犹言“说得出”。

②恒:一般的,普通的。

③率先个“名”是名词,指“道”的形制。第四个“名”是动词,表达的意趣。

④无名:指无形。

⑤有名:指有形。

⑥母:母体,根源。

⑦恒:经常。

⑧眇(miao):通妙,微妙的情致。

⑨徼(jiao):边际、边界。引申端倪的趣味。

⑩谓:称谓。此为“指称”。

⑾玄:深粉浅蓝,玄妙深刻的意思。

⑿门:之门,一切奥妙变化的总门径,此用来比喻宇宙万物的唯一原“道”的门路。

[引语]

老子破天荒提议“道”那个概念,作为本身的理学思想种类的骨干。它的涵义积厚流光,可从历史的角度来认识、也可从文艺的上面去领略,还可从美学原理去追逐,更应从管理学系列的辩证法去探究……

国学家们在解释“道”这一圈圈时并不完全一致,有的觉得它是一种物质性的事物,是组成宇宙万物的成分;有的觉得它是一种精神性的事物,同时也是暴发宇宙万物的泉源。然而在“道”的解释中,学者们也有大约相同的认识,即认为它是活动变化的,而非僵化静止的;而且宇宙万物包括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的合计等成套活动,都是循途守辙“道”的原理而上扬变迁。总之,在这一章里,老子说“道”发生了天地万物,但它不得以用言语来证实,而是百般深邃奥妙的,并不是可以一蹴即至地加以领悟,那亟需一个从“无”到“有”的绳趋尺步的进程。

[评析]

在这一章里,老子重点介绍了他的艺术学范畴——“道”。道的品质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那是已经存在的多个标题,自古及今,它引起许多专家的深切兴趣。在历史上,韩非子生活的一时半刻距离老子相比近,而且他是率先个为《道德经》作注的大方。关于怎么着是道,在《解老》中,韩非那样说:“道者,万物之所(以)然也。万理之所稽也。理者成物之文也。道者万物之所以成也。故曰道,理之者也。”那标志,韩非是从唯物的方面来精通老子的“道”的。在《史记》中,司马子长把老子与韩子列入同传(还附有庄周、法家申子),即认为韩、庄、申“皆原于道德之意,而老子长远矣。”晋朝的王充在《论衡》一书中,同样觉得老子的“道”的构思是唯物的。不过从曹魏末年到魏晋时期,情状有了变化。一些大方体会老子医学所谓“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的妙义,肯定宇宙的本体唯有一个“无”,号称玄学。随后佛学传入中华并逐步兴盛起来,玄与佛合流,因此对“道”的解释,便倒向唯心论方面。宋明时代的管理学家同样吸取了佛学与玄学思想,对老子的“道”,依然作了唯心主义解释。总而言之,“道”是唯物照旧唯心论,学者们一贯有从古到今差别的眼光。

[解读] “道”的开拓性和权威性

“道”那几个管理学概念,首经老子提议。

那些颇带东方神秘主义的名词,在《老子》一书中穿梭现身,它有时就像在展现宇宙天地间一种无比伟大的原引力;有时又在大家后面描画出天地混沌一片的那种亘古蛮荒的图景;或出示世界初分,万物始生,草萌木长的单方面蓬勃生机,如此等等。

从老子对“道”的各样构想中,我们全然可以回味到他对“道”的那种近乎虔诚的膜拜和敬畏的由来。老子对“道”的敬意,完全出自对本来和自然规律的高风峻节,那统统有别于那多少个时期视“天”和“上帝”为相对高于的思想观念。“道”,对老子来说,仅仅是为着干净摆脱宗教统治而提议的一个新的依据,它比“上帝”更具权威性。

老子的“道”是拥有一种对宇宙人生独到的悟解和深远的观测,那是来源于他对大自然的绵密入微的体察和一种强烈的神秘主义直觉而至。那种对本来和自然规律的苦心关切,是结合老子军事学思想的木本。

源点一种生物学上的含义,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无论在精神上亦或在物质下面,从古迄今,都呈现为一种类似原始的依赖,有如婴孩之对母体。古人有云:“人穷则反本。”那么些所谓的“本”,从更普遍的意思上讲,相当于指“自然”,此人类和万物的四姨。屈正则长诗《天问》为何会指出许多对天体天体、历史、传说和下方方面的难点?当他对政治前途和乌黑现实感到失望时,很当然地会时有爆发一种对本来的返归心态和求救愿望。出于一种对切实的缺憾和忧患,推本极源,殷切盼望找到人在神秘的自然力面前的熨帖岗位。

Freud的“欢欣原则”说,论述了文明给人类带来物质利益的还要,也给人类的精神带来了极为沉重的压抑,那是温文尔雅之一大缺憾。然则她所说的人类自然的追求欢悦的尺度,也正是建立在人和自然的谐合关系上。今日,人们在生活需求和知识思想方面倾注的“回归自然”时髦,不也是从更普遍的意思上诠释了元朝学家们对自然界自然竭力尽智地商讨的因由吗?由此大家也可领略老子管理学里保养自然,否决知识,追求“小国寡民”的政治生活,以及对“道”纯朴个性和神秘的原有引力的渲染的历史原因所在了。

春秋夏朝时代,王权上移,陪里执命,政治和社会关系均发生了炽烈的浮动。而当现实社会中的氏族制束缚着历史的前进,旧有的“天命观”和“天古寺”同样也束缚着思想的进化。老子形而上学的“道”的提议,是从对自然史的认识上找寻否决“天命观”“天寺庙”的辩解依照,因此具有了炎黄太古医学史的批判性和创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