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音讯(下):咱们成为信息了吗?

考虑音讯(下):咱们成为信息了吗?

上篇著作中,我们早就看到,信息(information)早已变成当代社会整合的底子元素,世界往往被信息化随后才能被我们理解与认识,而网络的兴旺更加强了这一个趋势,甚至可能模糊虚拟与实际的壁垒,使得过去对此真正与虚假的分别变得不再紧要。如若世界可以被消息化,那么接下去大家要问的是:我们是不是也是/能变成音讯?

凭借音信的自我认识与形塑

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人类「身份」——我是谁?我如何?——的题材,最近也已变成消息历史学的热点问题。简单地说,我们平时通过信息来认识自己。途径或可分为「向内」与「向外」两连串型。做健康检查时,我们得到各类 X
光或超音波照片,也得到不同的仪器数据与视察报告,这一个信息都在告知大家那么些很少可以以个人感知碰触到的体内世界,通过这个音讯大家越来越精晓自己的常规意况——实际上,大家看来数据,而非感受自我。这种向内的自我认识不只在于生理,也在于心理。当越来越多关于人类认知的探索皆是通过脑神经钻探而博得了然、当越来越多心情倾向可以通透搜集大多数人行走纪录的「大数额」来预测,实际上大家也正藉由那些消息来不断明白个人的内心世界,甚至定位友好在社会中属于「哪个种类人」。

大家平常通过医疗数据来了然自己(CC BY-NC-ND 2.0)

向外的自我认识,往往与相持媒体(social
media)有关。已有研讨显得,我们怎样在交际媒体上显示自己,将会很大程度形塑真实生活中的大家。例如,当大家在知乎张贴有关社会底层生活人民的眷顾报导,一方面其实我们正在通过这样的措施显示自身「关怀社会」的影象,另一方面这样的「表现」也会反过来督促我们成为这样的人。换句话说,「网上的自家」与「现实的自家」很可能渐渐消失并合而为一。人们创建消息、张贴信息,并因此通过音讯而(被)转化。在这种没有的情境之下,通过「网上的他」来了然「真实的她」,结果平时相距不远;若再考虑某些网站「(近)实名制」的登记要求,直接将对方同等于他在社群媒体上张贴的消息,往往八九不离十。

俺们就是,也只是音讯

除了,我们在网络世界的各个走路「轨迹」也改为我们自家的标志。你在网络书店买过几本书,书店会推荐类似的书本给您。你在按赞过某些信息,会有更多类似消息活动列在你打开的情报或社群页面。你在网上买过某项产品,购物网站就会列出更多的「你也许也爱不释手」或「推荐商品」。你每礼拜一三五固定跑步并透过手机APP纪录与享受,那么你的社群媒体很可能会在每星期三三五推荐您慢跑鞋与正常食物。换句话说,通过那个被记录下来的音信,我们被「标定」出来、被营运商与广告商认识——你不是怎么其他的事物,你就是音讯,音讯就是您。这就是所谓「被遗忘权」(请见上集)的骨子里意义:固然你就是音讯,那么您应当有权利决定咋样惩处协调。

眼下看来,这么些趋势只会增高而不会流失,想想「穿戴装置」的提升就可清楚:在将来,很可能人类的全部都能被转接成为消息,我们甚至可以上传心智或者将它转移到任何的身躯,而非常身体也会基于我们此前的躯干音讯而调整至适合大家的图景。就像电影《超能查派》(Chappie)所演,一方面,倚靠信息总括的才能运作的机器人,可以如同人类一般学习成长,甚至似乎具备了心灵;另一方面,因为我们被同样于音信,所以本来「物理性的躯体」(physical body)不再是个重大,即便被替换成机器也不至于引起恐慌或启人疑窦——因为人类曾经不被那个非音讯的部份所控制。很显明,在这样的社会风气里的,人类与音讯将不再也不能再是二种有效的归类范畴。

各类穿戴装置将会加速我们转化成为音信(CC BY-NC-ND 2.0)

咱俩是私房或是复合体?

以音讯工学的见地来看,消息世界中的所有东西都相互通连、互相影响。就像前边所说,我们制作的音讯会潜移默化人类的留存模式,而人类创设的技术工具所发生的信息也会潜移默化我们怎么认识世界。大家单方面用信息技术去发展与开拓自己,但同时一头也用音信技术来限制与规定自己。换句话说,音讯网络(network)并最多在于我们,相反地,我们本身就是网络的一部份——我们是「被网络化的」(networked)。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留存格局,正在严重挑衅启蒙时期以来的现代性(modernity)型态。

所谓的「现代人」,指的是一种可以因而采访与统整各样音讯然后做出作最佳判断的人类。这样的功底假若,在教育学、政治学、或社会学中都能见到;同样地,现代社会中的各个经济、政治、与制度大多也依据这一个模型而建立。当这么些现代人已经被信息农学通晓为一种并非孤立存在的「个体」,而是一种「复合体」的时候,原先的只要就会变得不再适用,而千古对于人的各样议论也说不定需要再行检查、随之调整。

改为音讯的我们也许难以被称作个体了(CC BY-SA 2.0)

想象以下境况:汽车自动将轮胎转速换算为车速,然后经过 GPS
知道你就要接近一间高校,也从网上明白您曾有超速纪录、无法再犯以免执照吊销,于是汽车仪表板先导通过不断闪灯与反复鸣叫向您释出「不要超速」的音信,而你在注意到警示之后随即减速,由此未曾撞上正在放学的小朋友,也没被眼前的畅通警察开出罚单。此刻,你是一个有德行的领悟,也是一个守法的人民。不过,在这么的现象中,我们不禁要问:我们是自己寻思到那个汽车所收集的信息,所以做出减缓车速的道德判断吗?是因为大家思来想去故而决定运用守法的表现呢?

结语

答案应该很明亮。从面貌的开始到截止,我们都不是一个现代性里头的现代人,而是百般提交给世界许多信息、然后再被那个音信所作育的音讯复合体。这一个例子或许略嫌简陋,但却是一个很可能将在三年之内实现的生活情状,足以验证信息法学怎么样从「消息是何许」转到「音信与人和社会」的座谈走向。当新闻成为这些世界运作的「基底」、当信息内在而非外在于大家、当新闻与具体事物变得难以区分,我们迫切需要双重考虑哪些对待这么些世界与自家。音信农学或许不是终极的答案,但却足以是个伊始的起源。

⊙ 原文首刊于《周末画报》第854期,2015年八月2日。本文略经修订与增补。


喜欢这篇著作吗?请点击下方的「喜欢」或这边打赏嘿!也欢迎在简书关注自我,或者投入自己的微博豆瓣FacebookGoogle+Twitter(後三者为复杂性),就可以赢得更多相关音信!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