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万章上2

政治学万章上2

政治学 1

【原文】(9.4)

   万章曰:“尧以全球与舜,有诸?”

   亚圣曰:“否,天皇无法以全世界与人。”

   “然而舜有世上也,孰与之?”

   曰:“天与之。”

   “天与之者,谆谆然命之乎?”

   曰:“否,天不言,以行与事示之而已矣。”

   曰:“以行与事示之者,如之何?”

  
曰:“君主能荐人于天,无法使天与之天下;诸侯能荐人于天子,不可能使太岁与之诸侯;大夫能荐人于诸侯,不能够使诸侯与之先生。昔者,尧荐舜于天,而天受之;暴之于民,而民受之。故曰,天不言,以行与事示之而矣。”
  曰:“敢问荐之于天,而天受之;暴之于民,而民受之,怎么着?”

  
曰:“使之主祭,而百神享之,是天受之;使之主事,而事治,百姓安之,是民受之也。天与之,人与之,故曰,国王不可能以满世界与人。舜相尧二十有八载,非人之所能为也,天也。尧崩,三年之丧毕,舜避尧之子于南河之南,天下诸侯朝觐者,不之尧之子而之舜;讼狱者,不之尧之子而之舜;沤歌者,不沤歌尧之子而沤歌舜。故曰,天也。夫然后之中华,践皇上位焉。而居尧之宫,逼尧之子,是篡也,非天与也。《太誓》曰:‘天视自我民视,天听作者民听。’此之谓也。”

【通译】  

   万章问:“尧拿天下授与舜,有那回事吗?”

   孟轲说:“不,君主无法拿天下授与人。”

   万章问:“那么舜获得环球,是什么人授与她的吗?”

   孟轲回答说:“天授与的。”

   万章问:“天授与他时,反复叮嘱告诫她吧?”

   亚圣说:“不,天不开腔,拿行动和工作来表示罢了。”

   万章问:“拿行动和事情来代表,是如何的呢?”

  
孟轲回答说:“皇帝能够向天推荐人,但不可能强迫天把天下授与人;诸侯能够向太岁推荐人,但不能迫使国王把诸侯之位授与那人;大夫能够向诸侯推荐人,但不能够迫使诸侯把医务职员之位授与这人。在此以前,尧向天推荐了舜,天接受了;又把舜公开介绍给普通人,老百姓也接受了。所以说,天不出口,拿行动和事务来代表罢了。”

  
万章说:“请问推荐给天,天接受了;公开介绍给老百姓,老百姓也经受了是怎么回事呢?”

  
孟轲说:“叫他牵头祭拜,全数佛祖都来享受,这是天接受了;叫她主持政事,政事治理得很好,老百姓很中意,那正是普通人也经受了。天授与她,老百姓授与他,所以说,天子不可见拿天下授与人。舜辅佐尧治理天下二拾捌年,那不是凭一位的毅力够做赢得的,而是天意。尧谢世后,舜为她服丧三年,然后便避居于南河的西边去,为的是要让尧的幼子继承天下。然则,天下诸侯朝见皇帝的,都不到尧的幼子那里去,却到舜那里去;打官司的,都不到尧的孙子那里去,却到舜这里去;歌颂的人,也不歌颂尧的幼子,却歌颂舜。所以你这是天意。这样,舜才回到帝都,登上了天于之位。即使先前舜就占据尧的皇城,逼迫尧的孙子让位,那正是夺取,而不是天授与他的了。《太誓》说过:‘上天所见来自大家老百姓的所见,上天所听来自大家普通人的所
听。’说的难为这些意思。”

【学究】

   君权何人授?
禅让时代,君权由上一代的天王授与的。那是等闲之辈的觉得。那里亚圣提议完全分歧的布道,约等于祖上天子能够向天推荐新人,但只是顺天从人才能使其获得皇帝之位,舜在尧死后二十⑧年做通判已经赢得上天和全球苍生的确认,又在尧死后三年守孝,守孝之后避开尧的幼子,直到全体臣民都接受了才登上王位,那正是天机。

  
亚圣那种说法透视和分析了岗位的本来面目,有“君权神授”的神秘色彩,也有“民约论”的深意,亚圣论述正好是在那两地方寻求调换的桥粱,寻找
“天意”与“民意”的结合点。所谓“究天人之际”,斟酌天与人的涉及,那是神州太古翻译家、教育家斟酌的焦点难题,而孟轲在此处的探赜索隐,是从事政务治、君权的角度来实行的,是壹位命关天的课题。

   归根结底,孟轲的政治思想正是“以民为本”的挂念。

政治学 2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